一行三会掌门人回应财经热点 评:金融改革开弓
时间:2017-12-1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申请的材料!与此同时我们还面临另外一个比较大的任务,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以来,欧美国家相继的在放水,国外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对国内有很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中国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就有了更大的要求。我们既不能跟着放水,结果把我们本身的经济调整格局搞乱,同时也面临着外资大量流入或者人民币升值过快这样一些潜在的风险,所以灵活应对是当前所需要考虑的重要的措施。

  如果能够形成一个良好的投资文化氛围,那么即便是在指数别不是很活跃,股票相对比较低的情况下,投资者也有希望通过持有股票时获取的现金红利获得比较好的收益。这里面体现出的改革的思路,发展的思路,再切合我们传统的认知都有所不同,这是需要大家予以调整改变过去的传统思路,来适应新的市场变化。

  第二点强调用改革的思路推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目的是为了给投资者创造更加良好的投资环境,这个使得大家有机会获得更稳定丰厚的回报,但是对这个更稳定更丰厚的回报来源于哪里,我想应该依赖于证券市场自主性的改革。

  桂浩明:从现在来看我们中国经济实际上在保持平稳增长的同时,还面临着经济调整产业结构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既要保持重点行业资金的流入,同时也要避免由于货币投放过去所出现的通胀。所以需要维持一个相对的稳定。

  今年以来很多投资者做股票都出现了很大的亏损,我们也注意到有些人通过投资债券或者是通过其他的产品还是有一定的收益,那也就告诉你资本市场投资并非股票调整。我们过去习惯于在股票当中获取收益主要是通过买卖差价,也可以说获短差,现在来看证监会还是鼓励长期投资通过现金分红的回报来取得收益。今年以来也在强调上市公司要多增加现金红利的回报,甚至还在考虑通过和有关方面的协调来适度的降低红利的成本,红利税收。

  中广网北京11月8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党的十八大目前已经进入到了讨论大会报告阶段,这其中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讨论大会报告是对中外记者开放的,资本市场发展的有关问题还有明年中国经济的走势,房地产贷款的风险是不是可控等问题备受关注。明年的经济形势目前能不能够看出端倪?未来5年金融改革到底怎么个改法?

  银监会主席对于中国银行业有这样的表述,对于中国银行业来说,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和房地产贷款风险整体上目前都是可控的。截至9月末,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9.25万亿元人民币,基本没有增加,贷款在结构上也有所优化。房地产贷款目前整体风险可控,不会出现大面积违约情况。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和房地产贷款风险就一直是外资机构做空中国银行股、做空中国经济的两大借口。从主席的分析来看,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银行股甚至中国经济是安全的?

  中国的资本市场大家都觉得供求关系失衡,但是我们利用大量的银行资金沉淀下来,我们的金融供给又发挥不足,金融供给很短,甚至没有金融供给。很明显在能够控制风险前提下让资金能够更活跃起来,应该说是解决现成问题当中一个很好的思路。

  当然市场环境也会发生变化,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可能会有一些适当的调整。强调政策的延续性的同时也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今年以来通过年初的降息降准,在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情况下,基本确保了经济的平稳着陆,进一步还有希望企稳回升。这当中货币政策的稳健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明年这样一个特征还会继续。

  桂浩明:郭树清的讲话实际上反映了两点,第一个强调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多少年来尽管有起伏,总体还是在往前走的。

  除了改革和发展的思路之外郭树清主席还特别提到了一个词:创新。他说,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科技创新、风险投资、创业投资以及文化创意与挂牌上市等都有紧密联系,必须建立起科技创新与资本市场的良好对接机制,推动经济发展,这关系到中国经济的前途,也可以说决定着我们民族复兴的命运。有些国家遇到中等收入陷阱,有些国家遇到高等收入陷阱,根本问题是经济自身的创新能力不强。“创新”将对资本市场的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

  桂浩明:中国资本市场本身就是创新的产物,但是这几年我们自身发展比较慢或者说出现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又是和创新不足甚至固步自封甚至原地打圈有一些关系。现在我们是比较多的强调创新,比如说中国现在面临很大问题,其实说货币投放已经够大了,我们M2现在已经到90多万亿,实际融资这方面的规模我们也不算小。这当中有怎样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问题,而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很大程度上就要改变我们传统的投融资模式,包括用创新手段来解决很多问题。

  桂浩明:的讲话给了大家一个定心丸,以前大家很担心银行的风险,银行风险一个地方融资平台,一个巨额的房地产。现在来看房地产安全,地方融资平台已经稳定在9万亿,和以前的十几万亿有区别,另外安全度也是比较高的。这有很好的利好消息,反过来也在印证中国银行股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一个价值被低估的状况。这个我想是作为银行业的主管发出这样一个表述,可能是引起大家对银行股的重新判断和认可。

  桂浩明:今年的货币政策到现在10多个月过去基本上保证了我们完成了经济增长控通胀调结构的基本目标,应该说还是取得了相应的成功。从目前来看确实没有必要对政策再去做一个太大的调整,明年应该说还是延续这个政策。

  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讨论会上发言时说,不讳言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但对市场抱有充分的信心,可以预期中国资本市场将迎来一个持续稳健和快速发展的新阶段。必将为广大投资者带来更稳定更丰厚的投资回报。联系到今年股市“跌跌不休”的表现,很多投资者迫切想知道的问题是“更稳定更丰厚的投资回报”将怎样体现?

  《央广财经评论》本期嘉宾: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申银万国[微博]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桂浩明。

  周小川行长指出,判断明年中国经济形势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国内经济的发展趋势;二是国际金融危机的情况。国内方面目前已经比较明朗,整体呈现缓中趋稳态势。国际方面则充满了不确定性,其中包括欧债危机进展及各国应对措施,包括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一些国际组织对于明年的经济增速也在不断向下调整。我们的货币政策应该如何应对这种不确定性?

  郭树清执政以来在创新方面推了很多措施,有人统计过一年大概是出来了七八十个创新的政策,我们认为单是为创新而创新固不可取,但是能够解决现实问题的创新,当它一步步被市场所认可,所理解并且能够显现作用的时候,那也就是中国资本市场能够重新显现他活力。